“插播一条新闻:宋氏财团正式宣布即日起开始收购风帆创新科技,近两年来,商圈新贵与老牌贵族打得火热,随着宋氏的崛起,老牌贵族们节节败退。据悉,以宋氏为首的新贵近日频频出入高档会所,疑提前庆祝打败文氏所属集团,面对如此挑衅,且看文氏掌权人如何回应,让我们拭目以待……”

    财经新闻频道波澜不惊的声音混杂着淅沥的雨点,是昏暗室内唯一的背景音。

    窗边坐着的人正忧郁地看向雨幕。

    男人绕过屏风,站在他旁边。问:“怎么不开灯?”

    文澜轻声开口:“我们会赢吗?”

    男人顿了顿,随后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会赢。”

    他重复了一遍,“我们会赢。”

    文澜却仿佛看出了他自负外表下的犹疑和焦躁不安,于是问:“如果输了呢?”

    男人半跪在文澜面前,牵起他的手握了握,无奈笑笑:“输了就得搬家了。”

    他们现在住的中式园林占地两亩,从上世纪开始归属文家到现在了,祖祖辈辈几代人从没搬离过。

    雨声更大了。

    扬长而去的汽车带起一片烟尘,文澜拎着一个牛皮手提箱站在原地,抬眼一扫眼前的建筑。

    ——他的新家。

    严格来说这里不是“他的”,并不属于他,而且也不是“家”,他是一个外人,将要住到这个新地方。

    提前候在大门口的管家上前来,抬手要接过文澜的行李。

    文澜不着痕迹地避开了,礼貌一点头,“劳烦您带路。”

    管家自然地笑笑,向前伸手示意。“二少爷,这边请。”

    路上管家向文澜交代了住宅的布局以及他有哪些可以自由活动的地方、哪些又是绝不能涉足的禁地。

    文澜被安排住在东边最向阳的屋子,比主家住的屋子地理位置还要好。

    这是文澜来到这里遇到的第一件奇怪的事。

    “先生,请问……”

    管家当即表示:“我姓邵,如果二少爷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邵伯。”

    “邵先生,”文澜对他的客套视若无睹。“请问,宋先生现在在家吗?”

    哎呀,这又管他家少爷叫先生,又管他叫先生,这……这成何体统啊!